资讯推荐

为赌气她嫁给了街边的乞丐,没想到这个乞丐老公却是个.....

时尚女人帮 2017-01-11

私   密


沈倾倾来到新房外,房子灯火通明,看上去很是喜气。看来何安真的在这里,她已经去他家里找过了,没人,当时她真的好担心,以为命运会一而再,再而三的上演,好在她还不算笨,想到了来新房。

 

沈倾倾让司机将车子停在路边,自己下车过去了,她真的很期待这个婚礼,这次要是再嫁不出去,铁定会被所有人耻笑。

 

明天就是她结婚的日子,这是半年来的第三次婚礼,第一次婚礼是在半年前,两人是世家,还是青梅竹马的那种,可是结婚前一晚,新郎带着情人私奔了,只留下一封写着‘对不起’的信。

 

第二次婚礼,依旧是家人安排的,是相亲的,用沈妈妈的话说,门当户对,沈倾倾没有反对,她也没什么追求,只要嫁个家世不错的老公,婚后同婚前一样就够了,所以她很乖巧的接受了安排,可是新婚的那天,在她的婚礼上,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出现了,带走了新郎,让她成了笑话。

 

第三次,这是第三次的婚礼,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出现任何意外,所以婚礼在婚礼前夕,她来到了新房,这房子,是老爸送她的嫁妆,这次的新郎是老爸公司员工,不是豪门公子,但是老爸说这男人很有能力,所以她嫁了,相信这个男人应该会很老实,但是今天一早她眼皮就跳过不停。

 

她上前敲门,可是半天都没人理,幸好她带了钥匙,自己开门就进去了,一定是自己眼花了,为何一进门就看到女人的鞋?她想退回去,不想再被老天爷捉弄。

 

老天爷一定是嫉妒她太幸福,所以一再破坏她的婚礼,尽管如此,沈倾倾还是往里走,而且故意发出很大的声响。

 

可是好像没吓着谁,反到是她被卧室里的声音给吓着了。

 

就算没有过经验,她也知道这声音是从因何而来,况且这还是男女音掺杂着,并且还有煽情的音乐。

 

越走近,声音越明显,放浪的英文,很显然,卧室里正在放A片,沈倾倾不禁有些脸红,何安也真是的,新婚前夕,竟然躲在新房看片,难道是担心明天的新婚夜吗?

 

可是在那激情的音乐声中,似乎有些不一样的声音,那好像……好像不止一对男女,难道他还有特殊的嗜好?

 

沈倾倾想到这,不由有些担心,如果真是这样,那她是不是应该立即离开,装做没来过呢?可是明天就结婚了,万一何安真的有特殊的嗜好,比方说性——虐,想到这,她不由打了寒颤,就在她犹豫着想离开的时候,刺耳的中文却同时传入了耳中。

“嗯……安……你好棒……啊……”

 

女人,房间里真有女人,而且——那女人应该是叫何安的,沈倾倾的身体僵住了,有个声音叫她赶紧离开,明天可就是结婚的日子了,就算里面是何安与别的女人鬼混,她也应该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当做没看见。

 

“宝贝,这可是我的新房,哦……新床,让你先睡了,我对你够好吧……啊……”

 

听着里面激情的声音,沈倾倾想,要不就当做何安告别单身的激情夜,可是——她突然想起这房子是她的,而且是她老爸送给她做新房的,她都还没住,怎么可以让别的女人住,太可恨了。

 

想到这,她的好脾气也受到了挑战,站在敞开的房门,脚踩着女人的性感内衣,深呼吸,再深呼吸。

 

“安,再快点,啊——”

 

“小荡-女,你的胃口越来越大了,我操——”

 

不堪入耳的淫声秽语,肉体撞击的淫靡,真让人恶心,反胃,沈倾倾真想掉头就走,可这是她的房子,就算走,也是床上那对狗男女滚。

 

“如果我没记错,这是我的房子吧,两位是不是走错房了?”沈倾倾站在门前,看着床上那团白花花的肉,有点不相信自己还能如此有‘礼貌’,声音更是平静的像是路人。

 

或许她早就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吧,一次又一次老天就是要让她结不成婚。

 

可是床上的两人像是没听见,依旧嘿-啊-中,沈倾倾站了好几秒,床上的人依然在奋力冲刺,倾倾转身,从厨房里接了一盆水,回来的时候,那声音更大了,显然,高潮时刻来了,她快步冲进房内,在两人还没醒神,的时候,一盆凉水照着交缠的具身体泼了下去。

 

“啊——”

 

MD——倾——倾倾——”

 

床上的两人皆是一颤,何安咒骂着转首,在看到沈倾倾后,脸都白了。

 

“何先生,请你们立即滚出我的房子。”沈倾倾看着床上的急欲遮掩的狗-男女,那落在地上的红被子,好像在嘲讽,也不知是嘲讽倾倾还是嘲讽床上那对赤裸的贱男女。

 

“倾倾,可以听我解释吗?”何安起身,反正已经被抓J在床了,也没什么好回避了。

 

“不必了,我给你们三秒钟,立即从我眼前消失,否则,你们知道后果的。”沈倾倾脸色阴沉,反正已经丢二次脸了,再多丢一次她也认了,大不了,以后她不在国内待了,明天一早,不,今天晚上她就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。

 

1——”何安一听,捡起衣服,就往外冲,光腚的那种。

 

“何安、、何安——”

 

床上的女人尖叫着,连衣服都不敢拿,跟着后面跑,胸前的那两团肉,煞是惹眼,只可惜,这会恐怕没人会欣赏。

 

沈倾倾没心情去追那对狗男女,也不屑去骂,为那种男人说降低自己的水平,对不起爸妈。

 

可是她的新房,新床,竟然被那对贱人睡了,看着凌乱的床,她后悔刚才没有拿开水浇他们,是她亲自去挑的,竟然便宜了那对贱人。

倾倾的心情糟透了,这会她那也不想去,只想找个地方哀悼她的第三次婚礼。

 

明天的婚礼铁定又要开天窗了,就算那混蛋不逃婚,她也不想继续下去,正烦心,手机响了,不看她也知道铁定是司机。

 

“小姐,我好像看到何先生出来了,要不要拦住他们?”

 

“不用了,随他们去吧,罗叔,你先回去吧,我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沈倾倾坐在客厅里,心里空荡荡的。

 

“小姐,刚才夫人打电话来了,很担心小姐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司机罗叔在电话里劝道。

 

“回去,罗叔,你觉得明天的婚礼还有举行的必要吗?”沈倾倾自嘲道。

 

“小姐,不管怎么样,我们先回去,就算婚礼不举行,也得同夫人说一声,至少还可以提前通知宾客。”罗叔耐心的开导沈倾倾。

 

“好吧,回去吧,反正都已经两次了,也不差这一次,事不过三,三次才算圆满。”沈倾倾起身,她现在麻木了没感觉了。

 

一次又一次,期望越高,打击就越大,所以她现在不抱任何期望了,而且她回去后就要与妈妈约法三章,她再也不要结婚了,半年来,一次又一次,她顺着他们,可最后呢,不但她受伤,连家人也跟着丢脸。

 

坐在车上,看着路边搂抱的男男女女,沈倾倾凝眉道:“罗叔,男人是不是都那副德性?”

 

“也不是,你看老爸,与夫人这么多年了,还是很恩爱,只是小姐运气不好,才会遇到一些品性不好的男人,小姐,别放在心上,可能是小姐姻缘还没到。”罗叔安慰沈倾倾道。

 

沈倾倾不再说话,一路沉默,到家的时候,却发现家里灯火通明。

 

“爸,妈,你们怎么还没睡?”看到坐在客厅里的父母,沈倾倾很是意外,她记得出门的时候,妈妈好像已经睡了。

 

“倾倾,明天的婚礼不能取消,这都第三次了,我们丢不起这个人。”沈妈妈双眼含珠的看着女儿。

 

“妈,罗叔应该都告诉你们了吧,那样的男人,你觉得我应该嫁吗?”沈倾倾决定忽略妈妈的泪水,一次又一次,她就是被妈妈的泪水说服了,这一次,她要坚决说“NO”。

 

“美丽,你就别再为难孩子了,给孩子一点时间,别再逼她了。”爸爸沈建生劝妻子道。

 

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我当初嫁给你的时候,才二十岁,倾倾今年都二十二了,如果再不……”

 

沈倾倾不想再听下去,每次妈妈都是这个理由,趁着妈妈向爸爸撒娇的时候,她上楼了,她决定了,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顺从妈妈,关上门,将护照,行李都收拾好,她决定逃婚。

 

妈妈的话让她明白,妈妈爱的不是她这个女儿,而是面子,说来说去,要她结婚,嫁人,都是因为面子,明明知道何安是人渣,还说不能取消婚礼,她不相信这世上做妈的都像她妈妈这样,根本不在乎她的幸福。

越想越觉得委屈,既然妈妈不在乎她这个女儿,那她也没必要留在家里任她摆布了。

 

行李刚收拾到一半,就传来了“叮叮”的敲门声,沈倾倾一边将行李箱塞进衣柜,一边道:“来了,来了。”

 

“爸,妈还是坚持明天要举行婚礼吗?”沈倾倾看着爸爸,眼里有着期望。

 

“倾倾,你不用担心,好好睡一觉,爸爸明天一早就会打电话通知亲戚朋友取消婚礼。”沈爸爸摸着女儿的头,有些话,他压在心中二十多年了,始终没有说,也说不出来。

 

一次又一次,妻子确实太过分了,这一次,无论如何他都要保护女儿。

 

“爸,妈是你的妻子,请你告诉我,妈妈为什么非坚持要我结婚?在现在,女人二十五岁,甚至三十岁都没结婚的都大把,为什么,我才二十二岁,就一定要嫁出去?”沈倾倾将压在心底的话问了出来?

 

从小到大,她都听妈妈的,妈妈说往东,她就不会往西,她从来没有违抗过妈妈的‘圣旨’,可这一次,到底是为什么?

 

结婚是大事,关系着女人一辈子的幸福,可是看看妈妈挑的男人,让她如何嫁?

 

“倾倾,别怪你妈妈,要怪只能怪爸爸,是爸爸不好,但是这次爸爸向你保证,明天绝对不会有婚礼。”沈俭省看着女儿,眼里有着愧疚,可是他却不能说,孩子都成年了,再说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,只要给女儿找个好丈夫,一切就都会好的。

 

“谢谢爸,我有些累了,先睡了。”

 

沈倾倾不再追问,她很清楚,爸爸这样的表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,这样的表情,从小到大,出现过很多次,可是只要她一再追问,爸爸就是三个字,“对不起”。

 

“倾倾,放心的睡吧,爸爸会保护你的。”沈俭省抬手想要安慰女儿,可是倾倾避开了。

 

她已经长大了,不再是那个需要爸爸抚头安慰的小女孩了,这一次,她决定不再沉默,不再顺从。

 

关上门,她将行李拖出来,继续收拾,行李收拾好后,她安静的坐在床上,静等外面安静,静等着离开的时机。

 

一次又一次的开门试探,可是客厅里的灯都是亮的,妈妈好像猜到她会逃跑似的,今晚,恐怕真的很难逃掉了。

 

看着身后的行李箱,沈倾倾果断的做出决定,这些东西还是都不要了,只带着证件与卡,衣服什么的可以出去后再买,最重要的是现在必须赶紧离开,否则,明天恐怕会被绑上婚礼。

 

她很清楚妈咪的个性,表面看上去很柔弱,很温和,但骨子里,却是很有主见的,柔弱的表相,只是她的武器。

 

将证件与银行卡贴身收好,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,没有行李箱,相对来说,安全的多,要避开就没那么难了。

 

从客厅到门外,只不过几十米的距离,倾倾四处查看,确定没人才悄悄出门,愣是用了半个小时,不过总算离开了。

沈倾倾离开家门的时候,天已经微亮了,她得加快脚步才行,跑了几百米,总算看到了出租车,出来后的第一件事,是取钱,将卡里能取的全取了出来,她有计划,哥哥这会正在国外开拓美国市场,她想去投靠老哥。

 

但是她很清楚,如果妈妈知道她离家了,肯定第一个想的到是哥哥,再来,肯定是冻结她的账号,没有钱,再能耐,也得乖乖的回来,所以她很聪明的将钱都取出来了,有十多万,应该够生活一段时间了吧。

 

想到妈咪这次的执著,沈倾倾一千个,一万个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定要她结婚?妈妈给她的感觉就是,嫁谁都无所谓,只要赶紧嫁出去就是了,好像她很碍眼似的。

 

想到自小到大,妈妈对自己的要求,沈倾倾就很呕,从穿衣服到选专业,都是妈妈一手包办的,衣服不能太暴露,上大学,她明明可以上好的学校,学好的专业,可偏偏让她去学艺术。

 

结果到好,毕业了,又不准她往演艺圈发展,又不让她去做老师,直接就在家里待业。

 

她真的很想问妈妈为什么?其实她也问过,在很小的时候,那时候虽然小,但是却记忆犹新,妈妈没有有语言回答她,而是直接用巴掌回答她,所以从那之后她再也不问了,习惯了一切都听妈妈的。

 

想到妈妈说她必须结婚的要求,沈倾倾就有点心寒,现在回去吗?现在回去,听妈妈的结婚,以后只要睁只眼闭只眼,日子应该不会太难过,如果现在离开了,妈咪生气,那以后日子肯定会很艰难,没准还会断绝母女关系。

 

越想,沈倾倾就越觉得可悲,结还是不结,对她来说真的没有区别,反正人都是妈妈挑的,想到妈妈的固执,沈倾倾脑中突然有个疯狂的想法,既然都要结,那她为什么不自己找个男人呢?

 

妈咪只是说一定要结婚,只要她结了,妈妈是不是就不会再烦她?

 

这个想法疯了似的攀升,结婚,不一定要举行婚礼,只要法律上认可了,一样等于结婚了,那么,现在到哪去找这么个男人呢?

 

眼看天就要亮了沈倾倾的想法也更加坚定,闭上眼,沈倾倾决定一切交给老天爷,既然三次的婚礼老天爷都破坏了,那么现在,就让老天爷来为她选一个丈夫吧。

 

她闭上眼,在心里道,我从现在走出去,一会第一个撞上的男人只要他是未婚的,她就嫁他,而且是立即,马上去办结婚手续。

 

一步,两步,三步,四步……沈倾倾走的有些慢,她是靠着路边走的,虽然不至于有车,但是心里却七上八下,通常这么早,会出现在路上的多半是晨运的人,而且大多是老年人,万一要是撞到个未婚的老大爷怎么办?

 

脑中正这么想着,一个踉跄,倾倾直接就向前扑了过去。

 

“唔,就知道瞎子走路很危险。”沈倾倾哀嚎,不过身上并没有感觉到疼痛,愣了下,好一会才感觉到身上不正常。

“对、、、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很对不起,有没有踩着你?有没有压伤你。”当她感觉到身下是个人时,立即双手双脚并用,爬了起来,不停的躬身道歉。

 

地上的人没动,沈倾倾更是害怕,难道她压死人了?

 

“对不起,请问你还活着吗?”她怯怯的蹲下,紧张的问。

 

地上的‘流浪汉’并没有回答,她顿是脚软,一下子坐在了他身边。

 

“呜呜呜呜呜……对不起,我并不是有意要撞你的,对不起,你千万不能死,我不想坐牢……”

 

倾倾呜呜的哭,想到自己一大早的就压死人了,就后悔的要命,早知道会出人命,她就不逃了,好好的待在家里等着……

 

“够了,我还没死,收起你的眼泪。”不耐烦的冷语,让沈倾倾大惊失色。

 

“你……先生,你真的没事吗?”她惊喜的抹着眼泪,太好了,没有出人命,她不用坐牢了。

 

“闭嘴,一大早的,你非要触我霉头吗。”男人说着,站了起来,沈倾倾这才发现,他好高,赶紧站了起来,可是她一六五的身高,站在他面前,还是显得很矮,这男人看上去,至少有一八五,可是那张脸却不敢恭维,满是胡须,虽然看起来不算很邋遢,身上除了酒味,并没有酸臭,但是那张脸却找不着,只能看到一双冰冷的眼,更别说年龄了。

 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,我只是……”

 

“以后要扮瞎子,请你往马路中间去,那样死得比较快的。”

 

男人冷漠的眼神,让沈倾倾很受伤,她忘记刚才的歉意,气鼓鼓道:“我没有要自杀,我只是……”

 

沈倾倾说着突然僵住了,她想起自己为什么闭着眼走路了,这个男人……这个身材高大的流浪汉,就是她撞到的第一个男人,如果……如果他未婚的话,她……

 

想到这,她脸刷的一下红了,可是男人却转身离开往前走,完全没将她话在眼里。

 

“先生,请等等,先生,请等等……”沈倾倾跟着后面追喊。

 

“先生,请问你结婚了没有?”腿长的人就是占优势,倾倾小跑着才追上,挡在他面前问。

 

男人一副你有病的表情看着沈倾倾,一手将她拎至一边,继续往前。

 

“先生,请你告诉我,你有没有结婚,拜托了?”倾倾这次及时的抓住了男人的胳膊,如此一来,就成了她挂在男人的胳膊上。

 

“关你什么事?”好半晌,男人藏在胡须里的唇才吐出几个字。

 

“当然有关,我——我刚才向老天爷许愿了,我闭上眼后,撞到的第一个男人,只要他未婚,我就嫁他。”沈倾倾闭上眼,她知道任何人听到这话都会觉得她是疯子。

 

反正她都已经被人笑习惯了,就算多他一个也不多。

 

“让开,我对疯子没兴趣。”男人想抽出手,但是倾倾却抱得死紧。

 

“我不是疯子,我是认真的,你看,我证件都带在身上,随时都可以结婚。”被胡须男当疯子看的倾倾决定豁出去了,反正嫁谁都是嫁,只要拿个结婚证书回去,妈妈肯定就不会逼婚了。

胡须男一脸的胡须看不出他在想什么,但是那双眼却一副看疯子的样子。

 

“女人,你确定你要嫁我?”胡须男看着挂在胳膊上的沈倾倾,再低首看看自己,衣服虽然说不上破烂,但是一看就是流浪流,这女人要不是疯了,就是……还是疯了,现在的女人有多势利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,就他现在这个样子,竟然有女人说要嫁他。

 

他摸了摸自己的脸,五官除了眼睛,似乎都看不到了,这样的他,竟然还有女人说要嫁他。

 

他抬眼看向沈倾倾的小脸,五官长得很精致,可惜是个精神病,如果不是精神病,那他还真是捡大便宜了。

 

“对,反正嫁谁都是嫁,既然老天爷选了你,那就是你了。”沈倾倾很用力的点头,她豁出去了,嫁给何安那样的混蛋,还不如嫁给眼前的流浪汉,虽然他外表有些脏,但内心绝对比何安要干净。

 

“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?”胡须男的声音有些变了,好像在笑。

 

“当然,我叫沈倾倾,家有一父一母,一兄,今年二十二,三围是342135,半年前大学毕业,现在待业中,你不必用那副眼神看我,我很正常,智商一百一,虽然不算天才,但绝不是笨蛋。”沈倾倾松开了胡须男,不服气道。

 

“智商一百一吗,你会不会是多加了一个零。”胡须男的声音里带着笑意,经之前的冷言冷语,天差地别。

 

“你瞧不起我,你只要告诉我结婚没有。”沈倾倾被胡须男的笑声激怒了。

 

“如果我——结婚了呢?”男人上下打量着沈倾倾,依旧笑声浓浓道。

 

“那你就不符合条件,对不起,打扰了。”沈倾倾说着,为免被胡须男耻笑,闭着眼睛再次往前。

 

“结婚不是一张嘴说,如果你那么想嫁人,我成全你。”胡须男扣住沈倾倾的胳膊,似笑非笑道。

 

“你不是结婚了吗?”沈倾倾愣了下,一时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

“女人,你确定你智商有一百一吗?我刚才说了如果,走吧,我们去民政局。”胡须男笑着,有点挑衅的看着沈倾倾。

 

沈倾倾还有点不敢相信,身体的血液都往脑门冲,就好像在做梦一样,因为时间还早,他们并没有打车,胡须男一直拖着她的手,两人一路走着,没有说话,但是倾倾却觉得特别的温暖,尤其是手心,从来没有男人这样握过她的手。

 

仿佛在梦中,到民政局的时候,正好他们刚上班,他们算是第一对,可是没有相片,好在附近有快照,十分钟就拿到了,一直到拿到红色的本本,沈倾倾感觉都还在做梦似的,看着红本本上的另外三个字——凌煜凯,她还有点不敢相信,紧接着,她看到年龄,二十三,竟然——竟然只比她大一岁。

 

“你,你……你才二十三?”沈倾倾有点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,看着上面两人的快照,根本看不出年龄,那张脸,那张脸除了一双眼睛,竟然看不清长相。

 

..............

 


未完待续……

更多精彩后续,请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~



公众号 时尚女人帮 最近发布的文章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