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推荐

读者故事|老怂出名

读者 2017-01-12




文 | 黄海宁


1.


老怂不姓怂,原姓黄。


出名还是因为那年醉酒走冰,正月里一家子团聚,不常回来的小孙女儿也回来了,老婆子做了好些精致的菜,尤其是那炖鱼做的简直一绝,趁着高兴老怂也就多喝了几杯。醉后身上发热,便独自去走冰,一不留神便坠进了村里老妈子砸开用来取水洗衣的冰洞里,冬天水凉的刺骨,老怂只觉脚上叫什么缠住里一般,怎么也上不来。老怂便大声叫嚷:”水鬼子啊!救命啊!“事后被人救上来得时候,老怂还一个劲的说“那水里有水鬼!“人们看着掉到老怂脚踝的皮带和不到半米深的冰水坑都哈哈大笑。自此,老黄便成了老怂。


老伴不让老黄多喝酒,老黄自己也知道,这老怂的称号也是从这喝酒上头来的。可是老怂还是改不了喝酒的习惯,每到下午活少的时候,老怂就在淀上喝二锅头,初夏的时候阳光正好,晒在脸上就像被丝绸抚摸一般温暖轻柔,早开的荷花独有一股清香,耳边不时传来几声赤麻鸭的叫声,午后水面泛着钻石一样的光芒,碧石色的水面,顺着醉人的微风四处飘荡,一口鲜美的鲫鱼,一口陈年老酒,当真是觉得别无所求。

    

只是最近不常看到醉醺醺的老怂了,老怂最近心里有事。总是夜深人静了,身旁老伴还能听到老怂翻来覆去,时不时地叹气。“抽什么风,还不睡,”老伴压压被子,怼了怼老怂。“你懂啥”老怂回道。


水淀小镇,家家户户都和睦相处,偶尔拌嘴,也是回头就好。老怂心烦,不是为了自家被人占的那一亩三分地,也不是为着卖苇子的收成,究竟为什么,老黄也不知道。但那天夜里老怂做了个梦:梦见自己划着船,一个不稳摔下了船,老黄水性很好,正准备游上去,却发现那淀里哪是水!是油啊!黑涔涔的油!怕人极了!老怂猛地惊醒,出了一身冷汗。看着奶白窗纸透出的月光,老怂终是没能入睡。


第二天早上出船揽客,老怂看着眼前像秃了顶的豆雁一般快速飞过的快艇,想起来昨夜的梦,心里止不住打颤。今晨跟老伴说起,反倒叫老伴白白嘲笑了一番,说他还真是怂了,一大把年纪的,做个噩梦也能睡不着觉。气得老怂饭也没好好吃便出船了。




烈日下头晒了半天,只接到了一对热恋中的小年轻顾客,游船时,小伙子潇洒的往水里吐痰,小姑娘的零食袋也是一个接一个的往下扔,看的老怂忍不住给了小姑娘自己装衣服的塑料袋”姑娘,扔这吧,下船带走就行。“姑娘用精致眼妆翻了个漂亮的白眼,塑料袋接过便扔在了一边。


绕淀一圈老怂送走顾客,拿毛巾擦擦自己头上的汗,喝了两口早起泡的毛尖茶,发呆似的望着水面。这两年淀里经济发达了些,来玩的人也多了些,上边说要改白洋淀为5A级旅游区,那天老怂高兴的开了瓶一直舍不得开的好酒。只是,这些年政府把村子的围墙拆了建,建了拆,前前后后几十万说要整改村子文化面貌,却也只改了层墙皮,建立旅游文化区,火起来的却是餐馆和浴场,老黄也去那文化区看过,花老大票价钱,进去以后净是些抗战时期剩下的破船和临时做的模型,当真是火不起来。这几年小木船越来越少,倒是,冒黑油的快艇队,生机蓬勃,一个个家里都盖上了二层洋房,换了小轿车。像老怂这样家里还是小三间平房的人家不多了。就连老伴也催着老怂赶紧换船,老怂总是不肯,陪了自己近二十年的小木船,还是自己亲手选的木,荡了这么些年,都有了感情了。再者,那冒黑油的快艇赚来的钱,老怂怎么也喜欢不起来。

 

老黄正准备收工回家,却瞥见快艇队的管事老李跟镇长在凉亭那合计着什么。老黄看见这个老李就心里一股闷气,之前那群往放蛇归生,假意慈悲的人们,可不就是他老李领来的!不知收了人家多少钱!真是罪过,那蛇黑花,青花的都有,净像是有毒的蛇,倒叫老黄和几个邻里连捉了好几夜。最近时兴麻辣小龙虾,他老李就下了几十个地龙(淀里水底的捕鱼器)专逮小龙虾,自己的没有,就偷别人的,连老黄的地龙也被他翻了个底朝天,还带着快艇队的人涨船费砍客人。这次又不知在合计什么了!


老黄溜达回家,老伴不在,想是去跟隔壁张大妈收菜了。趁着老伴不在,老黄偷偷的拿出一包藏在花盆底下的中华烟,坐在自己庭院的台阶上,和家养的老猫一起乘凉。

正抽着烟,听见了老伴和张大妈的声音,赶忙把烟灭了,把烟头埋进土里,正要藏烟,听见张大妈在门外叫嚷:”老怂家的!知道嘛,快艇队的李队长跟镇长提议全淀木船换快艇啦!说要带着大家一起富呢!“老怂听见这句话,心里一急,满眼全是黑黑的机油,晕了过去。


老怂再睁眼,看见的就是自家还是榆木梁子的房顶,木头早就发黑了。老怂呆呆的看了半天从窗外射进来的错落的竹叶影子,投在绿地红花的被子上,到是别有一番意境。老伴端着一碗刚做的西红柿鸡蛋面进来看见独自发呆的老怂,一面把面端过去一面说“醒了,村口赵医生说没大事,还是你那爱着急犯高血压的老毛病,听个墙脚都能吓着,.来,吃点东西垫饽垫饽。”老怂不理,只是发呆。老伴知道他有心事便放下面走了出去。“我去隔壁搓会儿麻将。”


老怂听着老伴出去的声音,坐了起来,披上衣裳,在床头坐了半天,才拿起了电话。

 “嘟...嘟...嘟...您拨打的电话正忙,请稍后再拨...”


 挂断,再打一遍。


“嘟...嘟..喂?娘?我这正忙着呢,书记找我去个饭局,这顿成了没准就转正科了!对了,爹醒了没?医疗卡我托人带回去了,收着了没?”


“大柱,是我。”


“爹,醒了啊,咋的了。”


老怂听着电话那头闹哄哄的敬酒罚酒声,顿了好久,说:


“柱儿,咱家这边要木船换快艇,要是换了那冒黑油的家伙,咱家可就不能要了,你跟你们领导说说...看看能不....”


“喂!爹,你说啥,我这听不大清,县里决定的事你就别掺和了昂!”


“那咋能不管吗,瞎捣鼓这可不乱了套了么!”


“爹!我这还有事不跟你说了昂,这事成了咱家还能赚点钱!挂了昂!”


嘟..嘟..嘟……


“哎...”老怂放下电话,坐在炕头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
真要换吗。




2


又是一年春节,自镇长说了要换船以来镇上家家户户都积极响应,坐着发大财的好梦。像老怂一样,担心快艇污染的人也有,只是去找了镇长,镇长秘书却把他们打了出来,说他们不为全村人着想,挡了全村的致富路。后来老怂也听过几次坊间闲话,说是这次快艇队的老李承包了这个全村的大项目,换船的事要是看着成了以后,老李就是村里的首富了。


老怂找过儿子,儿子说这跟自己事业有关,要是说了上面会怪自己监管不力;老怂还找过村长,被赶了出来。老怂甚至还找过快艇队的老李,叫他不要干这么伤天理的事情,这样搞,是要出事的。快艇的老李只是笑笑,叫他老怂什么时候走冰不怕了再来找他。


隔壁家的张大妈,隔着墙根都能听见她中气十足骂老怂的话“自己没那个胆子挣钱,还连带着全村人都怂了不成!他家的人都一个怂样!“每每听见这样的话,老怂只是不做声。 这年的春节,老怂只是喝酒。“完了,完了”老怂喃喃道。“你就别想了!犟脾气,还嫌别人说你说的不够呢,都叫你老怂,你还来劲儿了,非得出名才行!”老伴看着醉醺醺的老怂训道。


老怂醉着,抱着酒瓶子就往外走,小年夜,雪正下,走出家门,直奔村口,老怂跌跌撞撞地走。雪下的急,像是一场鹅毛大战,胃里的酒却在此时翻倒起来,团圆的日子,街上一个人也没有。雪好似越下越大,老怂加急的走着,走到村口大坡处,老怂从怀里拿出来揣了好几天的信,投进了信箱。“成了!”老怂笑着,“成了!成了!”

错落几步,竟是自己绊倒了自己,醉了的老怂,滚下了斜坡,撞在了被雪掩盖的砖头上。像是谁在白纸上打翻了红墨汁一样,暖黄的灯下,纯白的雪上,一朵鲜血染红的罂粟开在老怂身下,老怂,就一直这么睡下去了。


投进去的那封信,信封上有歪歪扭扭像小学生的笔迹:


收信人:河北省环境保护厅

落款:黄震威


后来吗?后来的事情没人记得太清了,镇上的快艇被查出来都是用的市场上淘汰品,废机油,且污染水源,快艇队被撤,老李和镇长,都被请上了法庭,老怂的儿子也因监管不力被降职。后来快艇还是有的,但都是高质量无污染的才叫出船,环境保护厅还颁布了游人规定。后来...白洋淀到我这代还是美,那种质朴的美叫人沉醉。


老怂,出名了吗?


好像是没有,老怂止步与1984那年冬夜,大家只记得,老黄。


作者:黄海宁

编辑:梅姑娘



喜欢这篇文章?

长按下方二维码,给作者一些鼓励吧




声明:为鼓励原创写作,“读者故事”栏目中所有的转账二维码均设置统一金额为2元,由用户自己决定是否需要向作者转账以资鼓励。所有的鼓励金都将直接转入作者微信账户,《读者》微信公众号不收取任何费用。

“读者故事”栏目长期面向读者征稿啦!

征稿要求:
1.个人原创故事性文章,可以是真实的故事,也可以是虚构的;
2.文章内容健康、思想积极向上;
3.
文章从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发表过;总字数在4000字以内;

4.投稿邮箱:duzheweixin@163.com ,请将文章直接写进邮件正文中,文末加上作者名称和联系方式,邮件标题为:读者故事+文章题目。
5.投稿一经采用,编辑会第一时间和作者联系;采用的稿件将发表在《读者》微信上。

6.“读者故事”栏目是专为读者提供作品展示的平台,分享故事,提倡写作,因此暂不提供稿费,敬请您的理解。

7.请勿重复投稿。



公众号 读者 最近发布的文章
推荐阅读